追忆

20??年?月 ???

当美代子恢复意识的时候,周围的世界却被近乎刺耳的寂静充满,视野之中只有铅色的天空,和抓住自己右手的,某个看不清面容的人。她用了几秒钟才理解了当前的情况,两个人都在悬崖边上,而她是将要坠落下去的那一个。

「终究还是要掉下去了啊。」她苦笑着说,其中有一部分也是说给另一个人听的。

对方的脸庞上有大半都是阴影,根本无法认清他的表情。然而听到美代子的话,他的嘴唇还是翕动了一下,明显有想要表达出的东西。

「到如今还要抓着我不放吗?」美代子这次的话语全部是说给他听的。

「我如果放开的话,你的一切可就都结束了。」阴影下方的嘴动了,那个声音显得很遥远,却又近在心中。

被抓住的身体意外地没有感觉,手臂上也没有和对方接触的感受。美代子低下头看了看,黑色的无底深渊似乎随时都会将她吞噬。

「……也许,我注定要回到那里去吧。」她抬起头,努力向着对方微笑了一下。然而也许是太久没有笑过,她感到自己的表情非常僵硬。

「还有人不想失去你。」影子回答地很快。

美代子收回了刚才的表情,她心中很明白影子说的是谁。只不过就算那份思念再强,她也觉得总归会走向这样结局的自己早已经失去了接受的资格。也许那个人到最后才读到自己眼中的绝望和不安,也许那个人会因为自己背负上一生的后悔和自责。但追溯到根源,从一开始所有人犯下的错误就已经太大,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已经谁也无法回头了。心中就算有无数的愧疚,也不能只用一句自我批判的“对不起”来说明。那不是单单某一个人的过错,而是命运的交织之后留下的根本不可能解开的死结而已。

影子也没有继续补充什么,他似乎只是在等待美代子接下来的行动。

「之前的我一直生活在那里,」过了很久美代子才再次开口,她觉得明白对方能理解自己所说的一切,「那里没有任何温暖,也没有一丝光亮。一开始我以为自己就会在那里度过自己的一生,也许终究会被那种黑暗压溃,无论怎样都不会是什么好结局。」

「但是有一束光忽然从另一个世界闯了进来,一切都偶然地有些荒唐,然而那却是我第一次认识到深渊之上还有光亮和温暖存在着。」

「我从最深处开始一点点向上攀登,不为了什么,只是想要给自己一个证明,证明自己还能活在有光的世界里。」

「那束光也注意到了我,它一直没有离开。虽然不能直接带我离开深渊,却一直给我希望和动力,让我能够走出那片深不见底的黑暗。」

「它让我知道自己依然有未来可言,就算在前往地面的路上受伤我也学会了忍耐和坚强。终于有那么一天,我快要用手触及到上方的地面,那是我心中最幸福的时刻,因为我知道自己马上就能触及到那束只属于自己的光芒。」

「也就是在那一天,我被从绝壁上推了下去。无论是慌张地叫喊也好,还是绝望的哭泣也好,都没有任何存在来倾听。因为那束唯一的光也消失了,被这个世界本来的命运带走了。」

「……于是我第二次,被抛进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说到这里美代子低下了头,那是她就算身体碎裂成尘土恐怕都不会忘记的一天。

影子依然抓着她的右臂,只是静静地倾听着。美代子看不出他是否在思考,抑或是做出了怎样表情的反应。

「我以为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如果我一开始不放任自己活在深渊里,也许就能触及到那道光。」美代子停顿了一下,继续对着影子说着。

「就算触及不到也罢,就算让它带着遗憾和惋惜离开也罢,也许当初其他任何一个结局都会比那一个要好很多。然而我以为那都是我自己,在幼稚和孤独的推动下犯下的错误。」

「如果是这样的自己的话,就算抛弃所有的感情,只抓住他们留给我的最后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而活着也不会感到羞耻。在发现生活是个谎言之前,我都一直这么想。」

影子听到这里,似乎动摇了一下。抓住美代子的手稍稍滑落了一些,虽然她依然感觉不到重力拉扯自己身体的感觉。

「可是你却发现从一开始世界就已经发狂了。」影子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似乎在想象美代子当初的心境。

「啊,是这样的啊。」美代子忽然觉得有些轻松,她感到自己终于能打开封锁心灵的厚壳,将那些重担一并都丢掉。

「当终于从罪恶之中解脱的时候,却一点都不感到轻松呢。」她向着影子淡淡道来,「自从有意识以来多少年筑成的世界,忽然从那里开始全部崩毁掉了。」

「……但是这一切,终究不是他一个人的错……」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知该用什么词汇来说明自己心中回旋的感情。

「到现在了你还要说这些原谅他的话吗?」影子似乎有些不解,对着刚才的那句话投出了疑问。

美代子直直地看向那张只有阴影的脸庞,上面映出的东西仿佛就是她寻找的对生命的答案。

「是啊,事到如今……不,从那一天开始一切都已经为时过晚了吧。」

她忽然笑了,也许是因为已经完全放松了。

「我以为你不会再笑了。」影子说着,语调中带着些愕然。

「现在就算哭出来也没事不是吗?」美代子反问着,「无论现在我是笑也好是哭也好,喜也好怒也好,将自己的所有感情都展示出来,除了你就已经不会有人知道了吧。」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美代子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当她意识到那是什么而想要抑制的时候,透明的液体已经滑落到面颊之上。

「……」影子沉默了,他将头偏向另一个方向,似乎不想看到美代子流泪的样子。

「那,还要这样抓住我不放吗?」短暂的调整之后,美代子已经取回了自己原来的节奏。她呼唤着依然没有正视自己的影子,第二次问着相同的问题。

「还有人在等着你,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影子的声音再次变得郑重起来,这对他来说似乎是不得不完成的使命一样。

「可是你终究是我心中的影像,无论有再多的话语,从你这里也是传达不出去的吧。」美代子静静地说着,她很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

影子的嘴角忽然上扬了,仿佛一直在等待她的这句话。

「谁知道呢。」影子让人暧昧地回答着。

「放开我吧,一切总该有个结局。」美代子没有理会影子话语中传达的信息,「该走的,就没必要强留了。」

「……」影子低下头,这样他的面容看起来就只剩下空虚的黑暗,和下方无尽的深谷似乎没有区别。

「你的一切都会不复存在的……」他细不可闻地叹息。

「是啊,那些痛苦的回忆不也会消失吗。」美代子说着先放开了抓在影子的手臂上的右手,她已经决定了,从很久之前就决定了。

从更遥远的地方忽然响起了声音,开始的时候有些模糊,之后渐渐变强,直到悬崖边上的两个人都能听得清楚。

那是挽歌,悠长而又哀伤,就像是从世界的另一端传来一样。

「没有时间了,该走了。」美代子笑着向影子诉说。

影子先是无言,最后只说出了干涸的话语:「……对不起」

接着他放开了手,那一瞬间美代子感到有什么东西将自己的胸口撕裂。坠落在同时开始发生,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堕入黑暗。

原来是这样啊,这就是失去所有的感觉吗。美代子在被黑暗完全笼罩之前,脑中朦胧地想着。

「好痛啊……」泪水流进嘴角的那一刻,她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之后一切都被淹没,感官被无边的暗影所堵塞。意识开始无法拼凑成型,身体也仿佛被裂成碎片。

挽歌已经听不到了,世界重新回到一片死寂。

 

16.6.23 by Remo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