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锁

在大陆最西南方的海岸线上,沿着曲折起伏的地形,那含着无数峭壁和小峡湾的海滨,是南海人世世代代都赖以生存的地方。南海人随着潮汐的涌动,伴着海风的吹拂,将一生都投入进与那浩瀚无尽的海洋的抗争与共存之上。塞莲也是这样的南海人中的一员,她从一开始似乎就被定下了生于此死于此的命运,一个似乎深深刻印在民族与血脉中的印记。

然而塞莲并不满足于仅仅在梅塞克西斯偏远的渔村里度过自己的一生,也许就像某些时候在那些平凡的灵魂里,上天总会注入一些不羁与反抗的力量。她想要离开南海边这无尽绵延的海滨,无论以怎样的方式。从幼年时期就印记在瞳孔深处的海景已经太过稀松平常,充斥在视野中的浑然天成的蓝色也逐渐开始让她觉得厌烦。塞莲清楚有些色彩终自己一生也不能在这广阔却贫穷的海边看到,她想要,也一定要寻找到属于一个生命的另一种温度。

毫无疑问,塞莲有着先天的优势。南海女子中,能歌善舞者并非多见,在编织着渔网与藤器的同时,大部分的同年女子都将自己的艺术天赋遗忘了。塞莲毫无疑问拥有着一代人里最能体现美的能力,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每年村落里度过那几个固定的节日时,村里的所有人都愿意听塞莲的标识性的歌曲。那些古铜色皮肤的小伙子们,逐渐开始因为塞莲有意无意的视线而兴奋不已,各式各样的邀请和礼物从一开始起就没有一天断绝过。然而这些东西对于塞莲来说,就如同门外的椰子树和沙滩,已经无法提起她半点的兴趣。在日渐变得枯燥无趣的日子里,塞莲知道自己不能被永远封闭在这里。就算在篝火被点燃的夏夜,抬起头能看到的星空在大陆的何处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塞莲依然等待着能够坐在离大海更远的地方的机会。

属于她的那一天终于来临,那是梅塞克西斯领的一个自由而放浪的流浪艺人,在南海滨的小渔村里举行着仅属于他们的表演。塞莲离开了树荫下的贝壳小屋,一步步走向那些在意识中依然显得是奇装异服的人们。也许是紧张与不安,又也许是憧憬和兴奋,塞莲的眼中有着奇异的光彩,踩在沙地上的双足有些不由自主的颤抖。她并不清楚这是不是通向理想的未来的门扉,只是她可能太需要一个理由来逃离已经变得不安定的生活,已经变得重复和失去色彩的生活。

也许小小的出乎塞莲的意料,外乡人在起初的惊讶之后几乎是欢呼着欢迎了她。他们惊异于塞莲的歌声与舞步,并坦言她挑战了他们对南海人的成见。流浪艺人们聚在峡湾深处的水边,一边饮下塞莲从未品尝过的酒,一边接纳了塞莲成为他们的新成员。

离开南海边的日子终于到来,对于塞莲来说这无疑是新的开始。在一如往日的夏日大雨之中,塞莲坐在颠簸的篷车里,眼中只能看到被抛在身后的故乡。忽而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的未来正如这滂沱大雨之中的前路一样模糊不清。随之而来的,是本不应该浮现在心中的一阵钝痛,她清楚的感觉到那来自一颗名叫做自责与后悔的种子,它一直存在于心中,只是一直等待着,恰好也在此时萌芽。

但塞莲知道自己已经不会回头了,既然是自己选择与希望的,至少也该为之后的一切担上属于自己的责任。心中的一切都将被封锁,就算眼前的一切都将看不清。

塞莲并不知道这决定是对是错,那时的她只能呆呆地望着篷车外的大雨,任雨滴敲打和车轮颠簸的声音将自己的感觉世界填满。

 

【未完待续】

 

——————

Southsea Heartlocker

——————

 

15.5.11 by Remo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