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末

在不经意的时候,偶尔会做着自己并不能理解的梦,比如穿行在时刻都危机重重的战场上,或是漫步在从未面识过的山林间。在潜意识之中潜藏着的是否是一个不安定的灵魂,类似的问题却总会在并不深刻的记忆消失之后变得模糊不清。偶尔,在只有思维能够活动的世界里跳跃的时候,被非现实的感觉牵动着,每一个短暂的幻境都能勾起神经与心跳的不稳定。从那些梦境里脱身的时候,却只有早已经变得光亮的天空,或是依然阴沉欲雨的早晨。

逐渐意识到很多曾经不愿意去理会的事情,当重新开始面对起其实一直真实存在的世界,不断变换的黑白与色彩一点点将自己包围。然而在想要变得坦率与直白的同时,却也渐渐地发现越来越多无法言明的事情。只有到了最初的冲动与热量开始减退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忽然就爬上心头的后悔与愧疚。自我究竟对于周围的世界意味几何,即便经历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后也无法做出准确的评判。口口声声地试图去体现自我的渺小与不堪的时候,却在真正遇到的时候不断地想让别人意识到自我这卑屈的存在。

也许这就是一个生命在某些时候所拥有的矛盾,也是一种错误纠缠于一段时节的体现。不断地去试图理解自己拥有着什么,所做的一切究竟为何的时候,过去的痕迹就逐渐从表皮与内心剥落。时常,在不断变化着灵魂的距离里,那些试图去缩小的往往一逸而走,慌乱之中却只能一遍遍地用无意义的方式,再次对身边的一切产生排斥。当时的自己,似乎还用着无法被理解之类的理由,在持续地掩藏着。一边因为无法对现实的稳定做出保证而感到举足无措,一边更加令人恐惧的是失去自己本来应当拥有的内心。

梦想与现实也在同时回响着,在时光之路的两侧,不断提醒着灵魂去抛开迷茫与懒惰。梦已经构筑的足够大,甚至有时候虚幻地抓不住其形体。偶尔在隐隐约约之间见到梦的雏形的时候,那样子也像是已经足够用尽一生去实现。每个夜晚大脑进入梦境之前,都在那些似真似幻的世界里行走着。那些喜怒哀乐,那些分分合合,总在不断地诉说着如今还是要向前前进的时刻。就算早已体会到这梦并非为他人所展示的世界,而是对自我,在两个意义上的认同与证明。

不过依然是那样,当思维上的东西进行的太多,眼前的视界就会被蒙蔽。只有当身边的事物发生了能够直接感知的改变,才会意识到原来一直都是自己在任性地接受着一切。已经太多次地将这份应有的谦卑丢在了每天波澜不惊的日常里,每一次都试着说服自己下一次就会做出改变,然而却重复着相同的过错。也许,在进入另一个时代之后,要试着去正视自己,和那些在哭着笑着愤怒着消沉着跃动着的每一天里,被自己不经意间就丢掉的东西了。

然而无论说再多,这份身体所处的世界给他带来的,依然是幸运和幸福居多。已经不能再向这个世界渴求更多了,现在所能得到的,已经是这个世界最美妙的一切了。还有什么其它的东西吗,也许已经并不存在了吧。

就如同现在,在春末的某一个夜晚,用着自己喜欢的机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收到友人的祝福与礼物,一切都好得令人应该感到充满幸福。

我又能为这样的世界做些什么呢,我又该怎样对待这些发生在生命与灵魂中的奇迹呢。

这是一个刚刚进入二十代不到四个小时的人,在自己的房间里,所能想到的东西。

也许,这就是我,一个被人叫做柠檬的人的世界吧。

 

——————

Thanks to all

——————

 

ありがどう

2015.4.27 by Remon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