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其他创作 – Other

橙色

橙色的自行车在熟悉的路上行进着,后座上的重量让他觉得控制变得稍稍有些困难。不过好在这一段路有着缓缓向下的坡度,所以骑行起来并不觉得吃力。从海中吹来的轻柔的潮风,吹动了路旁小店屋檐上的风铃的同时,也弄乱了后座上她的头发。

Read More

战争

推车下面的万向轮渐渐地停止,病房中惨白的光将所有人的面容都点亮。气氛重新变得有些沉重起来,艾文妮不知道是不是该打破这种长期的沉默,但是看了看身边的父母的脸色,她还是决定吞下准备出口的话语。
她的姐姐艾维就躺在推车的上面,苍白的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微笑,她应该是睡着了,但是不知道在做着怎样的梦。艾文妮有点不敢直视,就算过了这么长时间,她还是无法正视姐姐的面容。头发已经随着常年的疾病折磨褪尽了,艾维早已经没有了家人记忆中的那种美丽。艾文妮其实很清楚,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不用父母和医生给她任何的信息,她已经知道了姐姐离开自己的现实只是缺少时间推动的必然而已。每一个夜晚她都会想到明天亲人的离去,甚至这份想象而造成的疼痛已经有些麻木,只剩下一种不现实的紧张感。现在,只有点滴里不断滴下的液体在提示着,属于艾维的时间正在流逝。

Read More

原罪

顺滑而柔亮的发丝散落在木桌的上方,它的拥有者用同样白皙的双手将他们重新聚拢。狭窄的空间里散布着淡淡的清香,柔弱的光线因为完全封闭的窗帘显得更加朦胧。

Read More

四维

第一 – 此者

此者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就决定学习医学方面的知识。如果要问为什么的话,家中久病不起的父亲应该是最能支持她这样做的理由吧。为了这样的稍显自私的目的,此者一直很坚定的走着这条认定好的路线。虽然此者在医学的方面很难说得上有天分,但是她的信念很大程度上应该弥补了这样的不足。
此者为了自己选择的道路放弃了很多东西,也不是说没有后悔的时候。时常也会有难以前进,偶尔也会有外力阻碍。只不过此者一直没有放弃过,她一直坚定着自己的选择。这样做也绝不是为了追求怎样的回报,只是从一开始的心情而起,逐渐变得习惯,最终离不开既定的事实而已。
时间过的很快,此者已经成为了小有名气的医学家。父亲的病患自然不用提及,就连更加严重的疾患此者也能很容易地找出最佳的诊疗方法。到这个时候来说,就算说她是成功的,也毫不为过。此者的成就已经超越了当初最初的目的,早已达到了更高的境界了。
然而就在那之后不久,此者自己的身体却出现了问题。就连此者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因为怎样的缘故才生出了疾病。但凭着医者的自觉,她还是在病症早期就觉察到了事情的异常。然而就算如此,好像挽救还是迟了一步。手术过后的日子里,此者的状况被没有太大的改观。周围的人们只能束手无策地看着她一天天消瘦下去,心中拯救此者的方法的数量也日渐从屈指可数变成了令人恐惧的零。此者只是一直沉默着,似乎对自己的命运毫无抗争。终于在某个和往年一样寒冷的夜晚,此者在温暖到有些窒息的空间内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Read More

1 11 1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