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翼人纪

誓约

1443年寒月季第74天

塞尔福特回头看的时候,“托莉”已经自己走回到马棚里去了。托莉是一匹三岁的矮种马,也是这小镇上唯一的旅店“黄昏橡树”里为数不多的三匹马之一。他放心地舒了一口气,搓了搓因为忘记戴棉布手套而变得通红的双手,准备向旅店的正门走去。

Read More

铃音

1774年4月18日

荒废多年的遗迹中吹过平原上特有的风,透过倾颓的石壁和风化的白墙传进古旧的神庙之中。一阵铃音随之清脆地响起,他因此而从沉眠中醒来。睁开眼睛时,少女已经伏在破碎的台阶之下,只有冠于黑色秀发上的银饰还在继续发出悠长的回响。

Read More

海葬

??年寒月季63日

梅塞克西斯领的海洋有着独特的魅力,数以万计的人们依它而生,也因其而死。冬日的风暴席卷过时,总有蓄着络腮胡的水手在略显腐朽的酒吧桌子上,向人们叙述那些消失在雷暴之中的人的故事。就算如此还是会有人不顾滔天的浪潮,或是为了传说的群岛,或是为了未知的宝藏,又或是只是需要一场赌博来成就自己的梦想,驶向黑沉沉的天际一方。绝大多数的冒险家都没能成功回到港口,在冬风吹拂的某个日子里,船会会宣布他们已经失去生还的希望。接着就有身着黑衣的海神教祭司,聚集在风暴岬的石柱边上,唱起艰涩的悼词,以此作为对逝者的安葬。

Read More

新生

???年??月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已经开始平稳飞行。请您继续保持安全带扣紧,我们将在稍后为您提供餐饮服务……」

Read More

极北

冬季是整个斯文基山脉北部的代表词之一,所有的旅人感受到从极北之地呼啸而过的狂风将他们裸露的每一片肌肤都染上红色之后,就会懂得为什么这里的原住民都拥有着比那些平原住人多过几倍的坚韧。伐木工人们的歌声穿过狭窄的市街,朝着提供驱寒的蜂蜜酒的小酒馆散去的时候,时间正是冬天看起来更加遥远的太阳即将西落之时。塞莲身着层层暖衣,站在城堡大门之后的庭院之中,有些恍惚地看着积雪融化之后的尖顶。

Read More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