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短篇

彩虹 04

紫小姐靠在小木桥暗红色的栏杆上,她将上半身倾到空中,面对着不断流下的溪流。我背靠着栏杆的柱子,午后的光正全部倾泻在我胸前。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了,不过这里环境真的很好。”我看着身前的光,有些感叹。

Read More

Darkroom

静静流淌的水道另一侧,有一片砖石铺成的小广场。走过短短而又灰暗的石桥,在刚刚亮起的路灯下,结城和彩的影子渐渐重 Read More

铅华 02

【上一篇 毒生 01】

(七年后)

从乐棚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午夜。就算是在这整个国家最大的不夜之都中,深夜的这条街道也被黑暗包围。标识线剥落的地面上映照着略显昏黄的路灯光,越过开始落叶的行道树,和道路两侧为数不多还在亮着的窗户互为呼应。在夜幕之中,附近最为显眼的是离英树大概二十米远的一张广告看板。对着铁路线的隔离网,刺眼的白色灯光下是陵园的广告。英树看着看板上宣传丧葬服务的标语,忽然有些失神。

Read More

微热

2019年4月27日

春天是已经到了吗。

凌晨三点,不足十平米的房间里,温度渐渐超过了他的想象。微热让他从刚才的沉眠之中睁开眼,但脑内的世界却依旧是一片混沌。有一缕光在眼前,他想起那应该是窗外通夜都亮着的日光灯。

Read More

【上一篇:云】

1999年12月

等待新年到来的人们正在度过新的千年之前的最后几个小时,当时钟的指针一点点移向最上方的那个三位的罗马数字,另一个历法数字却要减少五个位数。很多事情都有着奇异的规则,也许明明可以用三个文字就表述清这最后的几个小时所在的年份,然而罗马数字和它的表亲一样,喜欢强调着个体的独立性。所以当每一位每一位都独立出来之后,无论是数字还是故事都开始变长,直到记忆开始一点点记不清该如何正确地表述。

Read More

1 2 3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