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旁观者

Darkroom

静静流淌的水道另一侧,有一片砖石铺成的小广场。走过短短而又灰暗的石桥,在刚刚亮起的路灯下,结城和彩的影子渐渐重 Read More

Hybrid Liar

2009年9月12日 日本 · 东京

 

黑色的电话机静静地躺在金泽的面前,若不是一旁被脱下来的手表还在不停地转动,这长久的等待恐怕会让他以为时间都已经停滞。搜查科的办公室里只剩他一人,苍白的日光灯所及的范围之外,笼罩在都市之上的已经是浓浓的夜幕。

Read More

焦点

2017年12月21日 日本 · 神奈川

二十分钟前结城还觉得电车车厢是这严寒之中难得的避风港。但却不知为何,经历了一如往常的走走停停,他开始有点想从被电热设备加热的空气之中逃离。寻求温暖本应是正常人的本能,但在机械加温之后的空气中,黑色暖衣之下的身体产生的感觉开始失调。结城再次意识到人是一种奇妙的生物,明知在面前这扇钢铁门之外是更让人感到不快的寒冷,但就算如此还是想离开现今这种非自然的环境。哪怕寒意早已在记忆中植下了种子,只要回想神经就会产生身临其境的反应。

Read More

铃音

1774年4月18日

荒废多年的遗迹中吹过平原上特有的风,透过倾颓的石壁和风化的白墙传进古旧的神庙之中。一阵铃音随之清脆地响起,他因此而从沉眠中醒来。睁开眼睛时,少女已经伏在破碎的台阶之下,只有冠于黑色秀发上的银饰还在继续发出悠长的回响。

Read More

海葬

??年寒月季63日

梅塞克西斯领的海洋有着独特的魅力,数以万计的人们依它而生,也因其而死。冬日的风暴席卷过时,总有蓄着络腮胡的水手在略显腐朽的酒吧桌子上,向人们叙述那些消失在雷暴之中的人的故事。就算如此还是会有人不顾滔天的浪潮,或是为了传说的群岛,或是为了未知的宝藏,又或是只是需要一场赌博来成就自己的梦想,驶向黑沉沉的天际一方。绝大多数的冒险家都没能成功回到港口,在冬风吹拂的某个日子里,船会会宣布他们已经失去生还的希望。接着就有身着黑衣的海神教祭司,聚集在风暴岬的石柱边上,唱起艰涩的悼词,以此作为对逝者的安葬。

Read More

1 2 3 9